中經在線訪談

泉州推進"一帶一路"戰略 促民企轉型
2013年9月和10月,我國領導人提出共同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合作倡議。泉州作為我國18個改革開放典型地區... 詳細>>
本期嘉賓

鄭新聰

全國人大代表、福建泉州市市長

時間:2014年3月3日17:00

制作:地方新聞中心

訪談精粹
鄭新聰:政府應該為民營經濟發展培育沃土
對民營經濟來講準入機制是至關重要的。準入有兩種,一種是經濟主體的準入;一種是投資領域的準入。鄭新聰介紹,泉州現在經濟主體大約七萬多家,但實際上開展活動的有十幾萬家,泉...
鄭新聰:著力支持生產性服務業發展 促進產業轉型升級
泉州現在主要以制造業為主,2013年泉州制造業的銷售收入達到1.1萬億人民幣。對于“三大三重”的產業格局升級問題,鄭新聰有自己的思考。首先,鄭新聰說:“目前泉州的三大主導產業...
鄭新聰:口岸通過的便利化是實現古港改造升級的關鍵
鄭新聰認為泉州市是具備港口優勢來實現國家“一帶一路”建設的。泉州在古代就被稱為“東方第一大港”,而之后的對外開放又加大了對泉州港口的基礎設施建設。泉州目前又重新回到了...
鄭新聰:民營企業要尋求商業模式創新
鄭新聰指出,民營企業的發展“平等”很重要。他坦承,中央提出了這個權利平等、機會平等、規則平等,但真正的平等推動起來可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需要各級黨委政府都要齊心協力來做。
文字實錄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這里是中國經濟網聚焦2014兩會特別節目——百城書記市長訪談。我是主持人郭樅樅。說起福建泉州,大家都會聯想起“海上絲綢之路”。在20139月和10月,我國領導人提出共同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合作倡議。泉州作為我國18個改革開放典型地區之一,在新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建設方面也是早早就行動起來。那么在這當中,泉州將扮演著什么樣的角色?又將迎來怎樣的改革呢?今天我們節目請來了全國人大代表、泉州市市長鄭新聰,跟我們一起來聊聊泉州的改革與發展。鄭代表您好。非常歡迎您今天做客我們的節目,先跟我們的觀眾朋友打個招呼吧。 

 

  鄭新聰: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鄭代表,我知道您這次是第二次參加全國兩會了吧。 

 

  鄭新聰:是。 

 

  主持人:上一次您也給我們提出了很多好的建議。這次您給帶來了哪些議案或建議呢?能不能挑當中比較重點的給我們介紹一下? 

 

  鄭新聰:這次來之前,我準備了三個建議。第一個就是關于支持我們泉州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先行區的建議。第二個是關于從國家層面支持泉州建設東亞文化之都的建議,泉州去年九月份成功當選首屆中韓日東亞文化之都。第三個是關于中央財政轉移支付要向農業轉移人口流入地傾斜的建議。 

 

  鄭新聰:以前我們強調的是更多轉移到欠發達的地區、中西部地區,這個現在也必要,但是有些情況發生了變化。農業轉移人口都往東部,往發達地區去就業了。所以流入地現在的一些社會保障、教育、衛生、養老各個方面壓力都很大。所以我們這次帶來的建議,就是讓中央政府加大這方面的轉移支付傾斜的力度,三中全會也已經提出這方面的要求。 

 

  主持人:那么關于民營經濟方面,您這次有沒有帶來什么好的建議呢? 

 

  鄭新聰:民營經濟這一塊,我們主要還是想在泉州開展國家級的民營經濟綜合改革試驗區這么一個建議。雖然不是我領銜提出,但是我們代表團其他的代表提出這個方面的建議。 

 

  主持人:像您剛才第一個就提到了海上絲綢之路。那我們就先從海上絲綢之路來談起。我知道泉州自古就是海上絲綢之路的一個起點,可想而知這個歷史是非常悠久的,那么和其他的地方相比,泉州的優勢和條件在哪呢? 

 

  鄭新聰:這個我們剛才所說的,福建是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主要發祥地之一。泉州是海上絲綢之路最重要的起點之一。在海上絲綢之路的形成和發展過程中,泉州曾經創造了輝煌的歷史。目前國家又提出,就是“一帶一路”重大戰略,我認為說順應了當前世界經濟、政治、外交格局的新變化,對兩條絲綢之路沿線國家和人民來講,是一個雙贏、多贏的這么一件大好事。 

 

  鄭新聰:那泉州在新絲路的建設里面,尤其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建設方面,我們認為泉州具備六個方面的基礎和優勢。 

 

  主持人:哪六個呢? 

 

  鄭新聰:第一個就是貿易的基礎。絲綢之路主要是做生意,貿易基礎。剛才你說了,泉州在唐朝的時候,就是我們國家四大通商口岸之一,宋元時期,泉州港就是那個時候被稱之為“東方第一大港”。到后面的這一段時期,幾百年的歷史有起有落,但泉州與海上絲綢之路沿途國家的貿易往來從來沒有斷過,包括文化交流都沒有中斷過。所以尤其是改革開放以后,泉州憑借著自己的非常悠久的歷史文化,歷史淵源和泉州人的這種愛拼敢贏的這種特質,在與海上絲綢之路國家的經貿文化的往來越來越緊密。 

 

  鄭新聰:去年我們全市的進出口貿易總額291億美元,其中55%進出口貿易的生意是跟我們海上絲綢之路的沿線國家做的,這么個情況。雙向投資這塊也是非常的緊密,我們東盟國家和中東國家是泉州的主要外資來源地,這兩個地區累計在泉州投入的外資達到41。5億美元。 

 

  主持人:嗯,非常的龐大。 

 

  鄭新聰:泉州的企業也走出去了,泉州的企業在沿線國家設立了27個投資項目或者是機構,也開始在對外投資,尤其是對東盟的投資。 

 

  主持人:其實我也知道,咱們泉州還擁有著非常廣闊的人脈資源。 

 

  鄭新聰:對對。 

 

  主持人:有很多僑胞,那么這方面我們該怎么利用呢? 

 

  鄭新聰:這就是我想說的人脈的優勢。第二個優勢就是人脈的優勢,泉州現在在外的,在國外的華人華僑有790萬多人,其中90%是居住在我們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主要在東南亞國家。這一批我們的華人華僑非常熱愛家鄉,熱愛祖國,他們自己本身也絕大多數都是從商,也具備了比較強的實力。 

 

  鄭新聰:我們家鄉如果要建設先行區,我們這一波的華人華僑,在海外的另外一個泉州,我們原來講四個泉州,一個是在本地的泉州,我們836萬常住人口。海外的僑胞有790多萬泉州的華僑,還有臺灣的泉州人有900萬人漢族同胞,有900萬人祖籍地是泉州。另外國內的異地泉商100多萬人。 

 

  主持人:而且據我了解,我們好象還有很多阿拉伯的后裔是嗎? 

 

  鄭新聰:這個除了華人華僑以外,我們海上絲綢之路的形成對我們沿線國家的文化交流起了巨大的推動作用。我們有些阿拉伯國家,他們的宗教文化,唐朝開始比較早的伊斯蘭教傳到中國的落腳地就是泉州。所以有這么一個淵源,現在在泉州的地面上,阿拉伯的后裔有五萬多人,丁氏家族、郭氏家族,他們很多現在都是從商,都是非常知名的企業家。 

 

  主持人:那這樣合作起來就非常方便了。 

 

  鄭新聰:是,這種人脈的淵源就有一個親緣感,所以他有人脈,他就互相的信任。通過這些人脈資源再做我們沿途國家的相關的工作,宣傳我們的文化,宣傳我們的經貿優勢,非常有利于我們這條新的絲綢之路的建設。 

 

  主持人:您剛才也是在強調這個文化,那看來咱們在文化方面也有不小的優勢了。 

 

  鄭新聰:這個文化的認同這塊也是我們第三個優勢,泉州有三頂文化的“帽子”。一個就是我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授予的叫做“世界多元文化展示中心”。就是剛才講的阿拉伯文化,東南亞的文化,我們自己的文化。包括閩越等等這些中原文化都融在一起,他們在泉州這個地方,一千多年來和諧共處,互相的包容、共存,非常的好,這是聯合國教科文授予的唯一一個就多元文化的展示中心,世界多元文化展示中心。第二頂“帽子”就是1982年首批國務院公布的歷史文化名城,我們國家的歷史文化名城。泉州確實有文化底蘊。 

 

  主持人:嗯,沒錯。 

 

  鄭新聰:第三個就是去年,我們9月份獲得了中韓日三國文化部門評選并且批準的首屆東亞文化之都,我們跟韓國的光州、日本橫濱同時獲得首屆東亞文化之都。這三頂文化“帽子”從東亞到東南亞,到剛才我們說的這個阿拉伯這塊,連在一起,文化的認同會增進信任。互相的信任,一定會推動經貿旅游更加緊密的合作。所以我這個是第三個方面的優勢。 

 

  主持人:那其實絲綢之路這條路要想打通,交通也是非常重要的。 

 

  鄭新聰:對。 

 

  主持人:那這塊我們有什么呢? 

 

  鄭新聰:港口的優勢,這就是第四個優勢。港口優勢這一塊,我們(古港)這都不說了,千年古港,原來叫“東方第一大港”,那后邊逐步逐步的,就是有起有落了,改革開放以后我們非常重視對外的交流,對外的開放,包括我們港口基礎設施的建設。目前泉州港已經又重新回到國家億噸大港。 

 

  鄭新聰:我們現在跟世界海上絲綢之路的沿線的國家,大概23個國家就是建立了這種港口之間的合作跟航線之間的互往,所以這一塊目前具備比較好的優勢。我們還在跟中東相關國家在談,還在跟東盟的相關國家在談,港口合作和航線合作方面的事情。 

 

  主持人:我之前有看到報道,說咱們進行了古港改造,那這塊我們都做了哪些改造呢? 

 

  鄭新聰:古港我們還是想轉型升級這一塊,我們在實施古港轉型升級的計劃。這主要是,通過文化方面的,恢復文化方面的認同,來促進我們經濟上面的發展。也就是我們想把古港過去的一些歷史再給展現出來,展示出來,讓我們泉州人,讓我們中國人,讓我們世界的各個國家的人民能夠認同我們泉州過去古港的歷史。 

 

  鄭新聰:當然,我們主要還是要重振我們古港開放型經濟的新優勢。所以我們在港口的基礎設施建設方面,我們有一個專門的計劃,我們航線的、航路的開通方面,我們也在積極的爭取和談判。另外關鍵的是什么呢?就是口岸通過的便利化,這塊我們有很大的改進,我們還在改進。 

 

  主持人:像剛才您已經提到了四點優勢了,那另外那兩點是什么呢? 

 

  鄭新聰:第五點優勢就是產業優勢。 

 

  主持人:什么產業呢? 

 

  鄭新聰:現在泉州的制造業,大概去年的銷售收入,就工業這塊的銷售收入已經達到1.1萬億人民幣。其中我們有三大主導產業,三個重點產業。三大主導產業都在1500億左右,每個產業1500個億左右的規模。 

 

  主持人:是什么樣的產業呢? 

 

  鄭新聰:比如說服裝,大概是1700多億。鞋業,我們的鞋子,運動系列,休閑系列等等。鞋業去年的收入大概在1500個億左右。我們的石油化工1400個億左右。那另外三個產業,包括建筑建材、食品飲料、機械制造都在700個億左右。這些產業對于我們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來講,都有能夠互相合作的潛力和空間。為什么呢?我們紡織服裝和東盟就產業轉移非常好,產品走出去也非常好。 

 

  鄭新聰:我們石油化工和中東、阿拉伯一些國家,因為他有石油,我們之間開展一系列合作。所以這一塊,說明泉州這個地方有生意可做。海上絲綢之路最后是在通商上面有生意可做,以前有基礎,后面還有很多的商機。 

 

  主持人:其實是一個資源的互補。 

 

  鄭新聰:對對,有很多的商機。 

 

  主持人:那我們現在有沒有想開發出新的產業呢? 

 

  鄭新聰:新的產業,我們目前還是看高新技術產業,跟這個生產性的服務業是我們現在主打的,主要想去努力的一個方向。因為泉州現在的這些產業轉型升級任務很重,那我們想怎么調整,怎么升級,還是要以新的來調舊的,以增量來調這個存量,所以這一塊我們任務很重,我們要全力的支持,全力的打造,全力的推動。 

 

  鄭新聰:另外一個就是什么呢?生產性服務業,因為泉州制造業這么發達,生產性服務業相比之下跟不上,有巨大的潛力,這塊我們也在加大策劃,加大招商。 

 

  主持人:我們都知道,同是福建省的莆田,他們比較重視發展電商,那咱們有沒有想過發展這塊呢? 

 

  鄭新聰:電子商務,泉州目前在阿里的考核評比,大概在第六、第七位,就是全國地級市。 

 

  主持人:還是比較靠前的。 

 

  鄭新聰:是的,這個在泉州是發展最快的,現在總量最大。去年遠遠超過一千個億,一千個億以上,增長60%。電子商務這塊,泉州的商人,泉州的企業家,他接受新生事物很快,所以這塊在泉州有巨大的潛力和空間。現在也有很好的基礎。這是第五個優勢。 

 

  主持人:那最后一個呢? 

 

  鄭新聰:最后一個優勢就是泉州的企業家隊伍的優勢。因為千年的絲綢之路,給泉州注入了源遠流長的商業活力,也造就了一代又一代的泉商群體。也造就了一代又一代的企業家的群體。這些企業家確確實實他們愛拼敢贏、包容并蓄、海納百川、開拓創新,所以確確實實創造了一波又一波的奇跡。比如說我們本土的企業家,他們極具創新力和創造力。泉州這么一個小的地方,目前上市公司有86家,擁有的中國馳名商標124件,泉州這個十分天下有其九,就是靠這些民營企業家他們來創造的,來支撐的。 

 

  主持人:那在這方面,政府肯定也給了很多政策的扶持吧。 

 

  鄭新聰:嗯。 

 

  主持人:比如說? 

 

  鄭新聰:企業家這塊,我們政府一個是給空間,給他們發展的空間,泉州對民營經濟這塊,應該放的比較活,因為他是泉州的特色,我們一般不是國家禁止的,我們都不會去禁止他。第二個對這些企業家,給他們地位,他們在泉州,這些企業家他們找的感覺是不一樣的。 

 

  主持人:可以說是名利雙收。 

 

  鄭新聰:感覺不一樣。第三個是他們困難的時候我們給予引導,給予支持。引導是什么呢?比如說商業模式創新,提到電子商務,那我就政府出來搭建一些公共的,新的經濟平臺,讓他們在平臺里面去做。第二個政府制定一些政策,讓他們線上和線下結合等等一系列的措施,來支持他們。 

 

  主持人:其實現在國家對這塊有很多的政策扶持,很多地方都想去爭搶這塊蛋糕,一邊是非常好非常難得的機遇,但是另一邊又是特別激烈的競爭,不知道咱們泉州做好準備了嗎? 

 

  鄭新聰:這個海上絲綢之路的提出,極具戰略性,也有很大的現實意義。我們也知道這個作為一個國家戰略的提出,對泉州來講也是一個新的考驗。就是機遇跟挑戰是并存的。 

 

  主持人:沒錯。 

 

  鄭新聰:原來泉州,一直在講我們歷史以來,我們是古絲綢之路的重要起點,別人提這方面的就比較少。但現在這個作為一條戰略,沿線國家大家機會都是均等的,對我們國家這些沿線城市機會也是平等的。所以機遇跟挑戰是并存的。但是我們認為機遇大于挑戰,關鍵看誰走得快,走得穩,還要走得持續。 

 

  主持人:那我們怎么去往前走這條路呢? 

 

  鄭新聰:去年我們國家領導人提出這個戰略以后,尤其是三中全會以后,我們泉州就主動的研究、務實的研究,我們提出了就是要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先行區。那么所謂先行區,我們不具排他性,我們主要說泉州原來就是古海上絲綢之路的最早起點,你可以先行先走一步,再說目前也具備這個優勢和條件。剛才講了,六個方面的優勢的條件,所以我們提出了這個方案,提了一個主體方案,目前已經報給福建省政府。省政府在進行協調,完善以后準備往北京報,往國務院跟國家有關部門報。 

 

  鄭新聰:這個先行區,我們想主要還是四句話作為主線。一個是文化引領。文化引領就是海上絲綢之路起點。第二個是經貿合作,主要還是體現在經貿合作。第三個是互聯互通,互聯互通就是基礎設施,主要指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第四個就是互惠互利,這是一定要,沒有互惠互利就沒有人跟我們做生意,沒有人就不會有共識,沒有共識就不會有共為。但是要實現的目標是什么呢?我們還是按照總書記,習總書記去年9月份在相關國家訪問的時候提出來的,就是要五個通,實現五個通的這么一個要求。 

 

  鄭新聰:一個就是政策溝通,就是國家跟國家之間,我們地區跟地區之間有個政策溝通的問題,建設這方面的政策溝通。第二個就是航路,道路跟航路聯通。第三個就是貿易的暢通。貿易就是一些專項投資,專項貿易這一定要暢通。 

 

  主持人:那我們有沒有想過在旅游方面加強合作呢? 

 

  鄭新聰:貿易這塊也包括了旅游。第四個就是貨幣要流通,這是總書記講的。貨幣流通,比如說我們人民幣在沿途國家很便利的能夠進行一些結算。最后一個就是民心要相通。當然按這個作為我們主要目標。但是我們在申報這個先行區的同時,我們不等不靠。我們最近在大力度地推進五個方面的合作,一個是產業合作,剛才講了,我們紡織服裝、鞋業,往東盟那邊轉移。產業轉移的問題我們在做重點考慮。我們也從沿線國家比較好的地方購買一些技術,購買一些品牌。 

 

  鄭新聰:另外石化這塊的合作。石油化工這塊跟中東、阿拉伯之間的合作。第二個就是旅游合作。旅游合作這塊,我們一個是我們國內的沿線的,包括揚州等等一些城市,我們聯手在申報世界文化遺產。通過申報來形成共識,整合相關的旅游和文化的資源,打造精品的旅游和文化的一條線路。借助旅游,來真正的打造一個精品線路,取得我們在旅游合作上面的共贏,這個是第二個旅游合作。第三個我們想交通方面,交通方面,這塊就是剛才講了,就是我們跟相關的港口結成聯盟,相關的城市結成聯盟。 

 

  主持人:開拓更多的航路。 

 

  鄭新聰:開拓更多航路、航線。第四個就是貿易上的往來再進一步合作,這一塊我們有基礎了。國家先提出這個戰略,我們積極的響應,積極的擠進去,把我們的貿易的覆蓋面提高一些,貿易的總量進一步提升。最后一個是金融合作,因為泉州是國務院批準的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改革試點區域,我們也具備了很多先行先試的條件和基礎,這一塊我們想跟沿線國家取得方方面面的合作。去年菲律賓首都銀行已經正式入駐泉州,那么現在跟東盟一些國家,還有跟中東一些國家的金融機構正在洽談。我們還想利用華僑資源籌辦僑商銀行等等。 

 

  主持人:可以看出這個絲綢之路是一個非常寬廣的領域,能在這個當中不斷的繁衍出非常新的東西。其實我知道咱們泉州民營經濟是非常發達的,而且我也知道您曾經也是一個企業家,那么在這塊您是非常有發言權了。 

 

  鄭新聰:嗯。 

 

  主持人:所以說您能不能給我們介紹一下,泉州目前在民營經濟這方面一個什么狀態呢? 

 

  鄭新聰:泉州的民營經濟的發展得益于改革開放,由于時間的關系我就不說了。但發展到本世紀初,已經達到一定的水平和水準。2002年的6月,我們時任福建省省長的現在的習近平總書記專門到泉州調研,總結泉州的民營經濟發展的“晉江經驗”,提出了六個始終堅持的“晉江經驗”。晉江的經驗就是泉州的經驗。 

 

  鄭新聰:六個始終堅持,那個時候提出來,我們看跟現在再回過頭來看是非常非常的正確的,而且這六條經驗指引著我們泉州的民營經濟快速、持續、健康發展。比如說他是以發展社會生產力為根本方向,始終以發展社會生產力為根本方向。始終堅持以市場為導向的。 

 

  主持人:讓市場進行調節。 

 

  鄭新聰:市場為導向,那個時候總結出來,2002年就總結出來。還有始終堅持的頑強拼搏中取勝的這么一個精神。 

 

  主持人:艱苦奮斗。 

 

  鄭新聰:等等,六個始終堅持,到現在還是非常管用的。目前泉州的民營經濟看,他有這三個方面的特點,一個是它有規模了,剛才講了,民營經濟占了我泉州GDP82.5%,財政收入占了85% 

 

  主持人:這個比重相當可觀。 

 

  鄭新聰:相當可觀,幾乎占了90%以上,所以在總量上面他已經有規模了。第二個泉州的民營經濟有實力了,剛才講了,從產業來看我們有三大三重,三個大的產業,剛才講都是1500億左右,三個重點產業都是700個億上下。 

 

  主持人:我很好奇,為什么在泉州民營經濟就能發展得這么好呢? 

 

  鄭新聰:民營經濟發展得好,主要還是給他們一個環境的問題,還是要創造環境。那在環境上面,我講的環境是個綜合的環境。 

 

  主持人:比如說? 

 

  鄭新聰:比如說準入方面,準入有兩種,一種是經濟主體的準入。一種是投資領域的準入。那這兩個對民營經濟來講是至關重要的,泉州這一點走得比較快。福建省把泉州當做試驗區,在開展一些民營經濟發展的綜合配套改革。比如說我們在準入方面,我們推行的是工商登記制度的改革,現在正在全面的推開。工商登記制度改革,我們說要解決他什么呢?就是企業經濟主體進入的門檻。原來我們要拿一份營業執照,要先辦好多的證,這些證都要到主管部門先去。 

 

  主持人:浪費了很多的時間。 

 

  鄭新聰:先去溝通,先去創造具備條件讓他先,再做簽字審批,拿到證。把這些證拿出來以后呢,再到工商局進行登記。他們在把關的時候把得很嚴,登記完了以后就沒人管了。所以才會造成現在市場運行過程中種種方面的問題,監管的缺失。 

 

  鄭新聰:所以我們現在這個工商登記制度改革主要是兩個方面,一個是先照后證,先有些執照給你,然后你要經營什么范圍,你按照國家法律法規的規定向有關部門去申請辦證,那有關部門批準你這個經營范圍,辦證的這個經營的許可,他必須緊接著對你實施監管,那這樣就是寬進嚴管。先照后證,寬進嚴管。 

 

  主持人:這種方式目前已經在實施了嗎? 

 

  鄭新聰:已經在實施。第三個就是什么呢?注冊資本認繳制度。以前有個注冊資本,先驗資完以后,再拿著驗資報告來,沒有用。來了完了以后,營業執照拿了以后,我再把資金轉移走,你拿我沒有辦法。所以我們采取這種方式主要是什么呢?把原來擋在營業執照之外的這些經濟主體能夠放進來,壯大我們經濟主體的規模。泉州現在經濟主體大概有七萬多家,但實際上開展活動有十幾萬家。 

 

  主持人:其實還有很多人都。 

 

  鄭新聰:但這些人里面呢,對不起。存續的這些非正規的經濟主體,他只要不涉及國家安全,不危機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就是安全生產不要有問題,還有不破壞環境和生態,國家產業政策沒有禁止,都應該讓他先進來。 

 

  主持人:充分放開。 

 

  鄭新聰:充分放開。因為泉州現在的這些知名企業,基本上沒有一個不是從草根企業起來的,以前他們也是從家族的作坊,還是家庭作坊開始的。他們原來也沒有說一下子就這么大。 

 

  主持人:全部白手起家。 

 

  鄭新聰:后面再逐步逐步的規范的,所以這個非常重要,這是一個準入的問題,就是經濟主體準入的門檻。第二個投資的門檻。泉州是目前沒有大的問題,所有政府能定的投資領域,都給我們民營企業同等競爭的待遇。但是,我們國家的一些壟斷的央企,一些壟斷的行業現在對于民營的準入方面,民間資本的準入方面還有一些限制,我們也在呼吁,能夠盡最大的可能向民間資本開放。 

 

  主持人:他其實現在還有很多民營企業家比較頭疼這個融資的問題。這塊咱們是怎么解決的? 

 

  鄭新聰:融資難正如我前面,在這邊也講了,是中小企業最大的困難之一了。為什么會最大的困難呢?主要是“兩信”不對稱,一個是信用不對稱,一個是信息不對稱。信用不對稱比如我企業,因為他不了解,我很有信用,但是因為你不了解。還有一個我企業,我不懂得怎么做到讓銀行信任我,這個比如說報表,比如各個方面應該怎么報批,應該怎么評估,內部怎么制約,這是一個信用不對稱。第二個信息不對稱,銀行我有錢,我開辟了很多的產品,就金融產品。但企業不了解,不懂得要什么條件才能貸款給我們。 

 

  鄭新聰:所以這個“兩信”問題沒解決,造成了銀行有資金,對優質客戶貸不出去或者是不懂得向優質客戶貸款。我們優質的企業,中小企業得不到銀行的扶持,所以融資問題確實是個大問題。國家也看出這個問題,在泉州就是開展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改革試點, 201212月,經過國務院同意,國家12個部委,批復了我們金融改革總體方案。所以這一年多來我們取得很大的成效。 

 

  主持人:那我們是在這塊怎么試驗的呢? 

 

  鄭新聰:主要是兩個通路,給他打通了。第一個通路就是我們金融的資本進入實體經濟的這個通道,全面的打通。那這塊我們就是一個是多引進一些金融機構來滿足企業的需求。 

 

  鄭新聰:第二個鼓勵銀行創新它的產品,為我們中小企業量身訂做一些產品。第三個就是我們要創造一些“兩信”方面互相了解的平臺。比如說,我們正在建設企業信用信息共享平臺,整合出來搭建這個平臺。所有的企業,而且是納入我們視線的這些企業,已經看得到的企業,能納入到這個平臺。銀行在這個平臺里面可以了解到企業所有的金融信息。 

 

  主持人:都是透明化的是嗎? 

 

  鄭新聰:這個都是公共的平臺,讓銀行了解企業。再一個我們就是發展一些準金融機構。 

 

  鄭新聰:準金融機構,就是比如小的貸款公司,我們一些民間融資登記公司等等這些,就是利用金融改革試驗區的這么一個機會,開展方方面面的先行先試,就是提供給企業有效的供給,這是一個。第二個就是民間資本這塊,怎么樣能夠打通他進入金融的渠道。泉州地面上錢很多,民營企業家加上華人華僑,加上在外經商的大概有兩萬多億的民間資金,這塊是不得了的一筆財富。 

 

  主持人:對。 

 

  鄭新聰:怎么把他用活了,這是非常重要的。這塊我們是這樣,一個就是在風險可控的情況下,首先要防止區域性金融風險,然后我們把民間的這些資本引導好。引導他來服務我們實體經濟。引導我們剛才前面講的小額貸款公司等等一些金融機構的發展,還要引導他參與到地方法人金融機構的發展,現在還在引導他們籌辦由民營資本發起設立的中小銀行,這向國家在爭取。 

 

  鄭新聰:兩條通路給他打開,效果非常好。比如說我小微企業的金融部門的信貸覆蓋面,信用貸款的覆蓋面,原來15%左右,也就是說100家企業只有15家獲得金融部門的支持。去年一年的努力以后,去年年底已經達到25家。 

 

  主持人:這其實是一個很大的突破了。 

 

  鄭新聰:嗯。達到25家,包括我們對小微企業的融資,貸款政策的20%點幾,遠遠高于我們其他金融,就是其他領域的平均貸款的余額的增速。 

 

  主持人:那其實我們都知道一個企業的管理也是非常重要的,在企業管理這方面,我們會定期的給這些企業家提供一些培訓的課程或者是有一些其他方面的一些服務嗎? 

 

  鄭新聰:這個企業家的素質確確實實非常重要,就是企業經營者隊伍的素質非常重要。泉州現在,“創一代”正在退出,在幕后的,現在主要是“創二代”、“創三代”,是企業經營者隊伍里面的主力。那么一個主要就是我們提倡而且推動企業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就是要消除那種家族式的經營管理的模式,通過改制上市引入一些機制來改造他們的企業。 

 

  鄭新聰:第二方面呢,我們倡導他們的就是引入職業的經理團隊。也就是我所有權跟經營權分開,這企業是你的,你是老板,是董事長,他經營權是經營團隊的。他按照您給的授權的范圍,您給他相關考核的相關指標來開展工作。第三個就是對這些企業家隊伍,我們出臺了一個三年培訓的行動計劃,準備用三年的時間,比較務實地培訓一千名以上的企業高管。同時我們對于政府服務企業的部門,他的那些服務的骨干我們也進行培訓,三年準備培訓一百名。那這才能對得上號,語言才能通,政策也能通,服務才能更加到位。 

 

  主持人:思想才能夠統一到一塊兒。 

 

  鄭新聰:對。 

 

  主持人:也就是說一定要讓內行人來管理企業。 

 

  鄭新聰:對,內行人來服務企業。因為以前服務企業我們講的就是一個土話,叫“保姆式”,“保姆式”就是什么呢?就是機械,您告訴我做什么,保姆就做什么,我就一二三天天就做這些事。現在我們在泉州我們提倡的是什么呢?“月嫂式”,“月嫂式”的服務。 

 

  主持人:什么意思呢? 

 

  鄭新聰:“月嫂式”跟“保姆式”它的區別在于什么呢?服務的對象,他想,想什么,有什么訴求,您是清清楚楚的,而且你去滿足它的想法,解決它的訴求,你是非常專業,月嫂很專業。 

 

  主持人:對。 

 

  鄭新聰:我們講孩子哭了,為什么哭,他一看就明白,他對他的服務就非常到位。所以月嫂式跟保姆式這個是不一樣的。泉州去年已經開始力推“月嫂式”的服務。那么要做月嫂式的服務,你服務的人員必須專業,月嫂也要去培訓,是這樣。 

 

  主持人:那么您覺得下一步民營經濟改革的重點在哪兒呢?需要突破的瓶頸是什么呢? 

 

  鄭新聰:現在看來,一個就是民營經濟的轉型升級的壓力很大,要加大這方面的引導。民營企業他就是社會化組織程度比較活躍,沒有那么規范,所以他同質化的現象比較嚴重,那么就要引導他們現有的轉型升級,加強產業之間的銜接和配合,大家分工分好,不要大家做一雙鞋,一模一樣做一雙鞋,算下來大家來分工,來協作。這個民營經濟非常急迫,政府要在這方面多一點引導。 

 

  鄭新聰:我們不能說強制他做什么,但我們出臺了一些政策,比如說財稅方面的政策,政府一些引導資金等等投向的政策,可以引導他。 

 

  主持人:我們不能成為這個代工廠,要有自己的品牌。 

 

  鄭新聰:對。這是轉型升級的問題。第二個就是什么呢?商業模式創新的問題,這個現在看來壓力非常大。以前我們講電子商務,以前我們到實體店去買衣服,我們看中了以后,我們試衣間試一下出來,現在買衣服,大多數,尤其年輕的,到實體店他主要是體驗一下,看完以后把二維碼等等拍回去,網絡上購買。那就是銷售方式商業模式重大的變革,發生重大的變革。 

 

  鄭新聰:你看實體店的展示,你如果不跟上電子商務的步伐,那就永遠,這一部分肯定是遠遠落在后面。所以我們講線上跟線下要結合,這是一個。第二個就是品牌的問題,品牌的問題也是一樣,原來實體的品牌,比如說非常大的一個品牌,好像價值很高,但是你適應不了商業模式,新的商業模式的創新,所以你必須再創出什么大眾品牌,適應電子商務發展的這么一些品牌,重新再來創造新的品牌。泉州的品牌是很多,現在我們也在引導他們在核心品牌底下再創一些大眾品牌。 

 

  主持人:而且是針對不同的人群。 

 

  鄭新聰:對。第三個是什么呢?就是三個平等這一塊,說起來很重要。推動起來可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就是中央提出了這個權力平等、機會平等、規則平等,這個各級黨委政府都要齊心協力來做,這條路還比較長。 

 

  主持人:好的,真的非常感謝您今天做客我們的節目。希望您的這些議案建議都能夠在這次兩會上得到積極的響應。好的,更多關于兩會的報道,請持續關注中國經濟網。 

a6网赚兼职 广西快乐十分 秒速赛车官网 2019网赚游戏 做网赚那个好 网赚是真的还是假的 三分快3计划 2019年最新挂机网赚 网赚兼职平台 99棋牌